半强迫症型人格障碍●吃全职●开坑铲土,进度龟速

【Midnight】狗血段子慎食

苏禾看了一眼屏幕右下角那排小小的数字,两点四十五。

通红的双眼,疲惫狼狈昭然若揭,她画完最后几笔点了保存,倒在椅子里望着天花板。

那里什么都没有,一如她的胃。

把文件发出去,手机屏幕正好亮了,拿过来一看,是闺蜜刚下了飞机,到了地球的另一边,现在正在24小时开放的餐厅里吃东西。

妈的,更饿了。她看着照片想。

打开冰箱,除了两块生肉和一堆生豆角别无他物,看着也是大倒胃口,摔上冰箱门,苏禾背靠着这个在屋子里除了她自己之外唯一一个会发出动静的东西身上,缓缓蹲下来,把脸贴在膝盖上。

冰箱发出一声巨大的悲痛欲绝的呜咽,一下子失去了声息。

有几滴水打在地板上。

一个月以前苏禾在大半夜饿到疯的时候还可以磨磨还没睡着的程锐,然后程锐就会系上围裙给她做宵夜。

当然……只是系上围裙。

每次苏禾看见白皙而结实的后背在厨房里晃来晃去就会有但愿时间就此停止的想法。

然后看着她吃,然后继续去睡。

苏禾想也许这样过一辈子?

嘴里的馄饨烫了舌头,程锐又好气又好笑地在桌子对面递给她一杯凉水:“又没人跟你抢。”

但现在他走了,留下一个胃疼的自己。

窗口透过几束光,苏禾扭了扭脖子,昨天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然后发出一声尖叫。

冰箱坏了,化冻了的水流了一地。作为一个坐在冰箱旁边一夜的人,裤子全湿了。

三天前养的猫小九也再没回来,整个世界如同以光速背离。苏禾边刷着牙边查邮件,稿子改来改去终于过了。

唯一舒心的事情,就是自己可以继续活下去也能继续活下去,一切都在身后不甘心的叫嚣,人也要往前走,往前跑,跑进远方一片迷蒙的未来里。

【苏禾打开门,一个拥抱铺天盖地的拥抱袭来,苏没等她尖叫,程锐的声音闷闷地在她头顶响起:“昨天晚上又没吃饭吧。”

苏禾点点头。

“笨蛋。”程锐脱下外套,系上围裙。】

——————————————————————

PS:昨天晚上写到一半睡着了,现在才发。狗血小段子。

评论

© Sopdet轩辕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