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强迫症型人格障碍●吃全职●开坑铲土,进度龟速

【肖翔】今已亭亭如盖矣2

● 爱你就是压你,爱有多深我有多沉【不是
● 考试之前攒人品
● 听了某桉树林子的话乖乖写肖翔
● 觉得分节并没有什么意义。

一个月前嘉世的最后一部电影,陶轩倾尽人力物力,砸了大价钱的翻身之作,上映之后骂声一片。尽管有孙翔和苏沐橙吊着票房,网民还是表示剧本白瞎了这两个人。
风评差,豆X上评分仅三点五,排片率直线下降,收入还是没能抵得过庞大的狗急跳墙般的投资。陶轩顶着一脸胡茬子走出云山雾罩的办公室时,秘书急匆匆地跑过来,说有一位合伙人撤资了。
陶轩白眼一翻,差点没晕过去。
什么叫屋漏皆逢连夜雨,行船偏遇打头风。

而此时孙翔正在夏威夷,亲眼目睹自己众人皆知的嫩模女友劈腿了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帅哥。
这倒也没对他造成多大伤害,年轻,有钱,玩票,俩人也没订婚也没领证,对方劈腿也不违法,散了就散了吧。
孙翔是这么想的,然而那姑娘再见到他却十分直言不讳地称他为“little boy”。
Little你大爷!老子明明不小!不管是这方面还是那方面!但是老子就是不给你看!

肖时钦去酒店下面的会所找孙翔,血气方刚的羊习习同学嚷着要借酒浇愁,他没有拦,羊习习说要喝不掺水的伏特加,他也没有拦。
只是在他举起第二杯并啪叽倒下去的时候推了下眼镜而已。

其实谁能没有心呢,只是有的傻叉自己不知道。
肖时钦把醉得宛如死猪的孙翔捂得严严实实地拖回去,虽然知道这个时候增加曝光率或许可以营造一个痴情浪子的形象,但是他就是不想让外面那些狗仔拍到他这么……毫无意识的一面。
泪流满面的一面。

于是到房间肖时钦摘了孙翔的口罩就认识到了什么叫涕泗横流——泗指的是鼻涕。

此时此刻,上海。
为什么孙翔一定需要一个经纪人?肖时钦向机场外走,看着孙翔有些赌气地快步向前。他想起当初陶轩来雷霆挖人的时候对他说,孙翔很聪明,智商很高,他的直觉能指引他选择最有益的最赚钱的生意,但是他无法理解为什么有时候要退而求其次选择那个不是那么赚钱的。
人情世故,孙翔在这方面形同弱智。
而精通人情世故的肖时钦,觉得自己有时候也不可避免地沾染上了弱智习性。

上了保姆车孙翔开始闭目养神,不知道闭了多久,就听见旁边又有电话在振动。肖时钦挺起身子费劲地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嗡嗡作响的手机,瞄了一眼屏幕然后放到耳边,“喂”还没出口就觉得手心一凉。
转头一看孙翔拿着他的手机,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不耐烦,臭屁,和欠抽。
肖时钦略感疲惫:“还给我。”
孙翔傲娇地一仰头,心里的不快因为别人的痛苦消散了一半:“不给,你太吵了。”
肖时钦:“……”为什么上次见黄话唠他没有说死你呢。
肖时钦:“给我,乖。”
卧槽。孙翔手一抖,差点把手机扔出去,他仔细地看了看肖时钦镜片后面那双温和地出奇的眼睛,心里突然打起鼓来。
羊习习脑子里分管分析人类表情及心理的那块地方平时是不转的,所以突然一转开始哗啦哗啦掉锈。他盯着肖时钦那个要笑不笑的表情都要哭出来了……到底几个意思啊?
虽说肖时钦平时也是温和派,圈里经纪人奴役明星的事怎么也不会出现,倒是他经常奴役肖时钦,一年里不知道扔给他多少烂摊子,每次助理看到肖时钦面带微笑咬牙切齿地解决问题,都要考虑自己要不要就此辞职——毕竟只拿钱不干活心里还是挺过意不去的。
难道是那天喝醉了我把他给睡了?孙翔痛苦地想。那算是谁潜谁啊?
肖时钦一时没说话,因为从孙翔脸上的表情来看他的内心戏就很丰富,更何况最终他的表情停留在了“娇羞”上。
exme?
这个时候肖时钦的手机在孙翔手里,显得格外的……格外的天真无邪毫无防备。
邪恶的魔爪偷偷摸摸地伸出去,想把手机小公举捞回来。
但在孙翔的眼里……卧槽他手怎么冲着我裆来了?
羊习习脑子里还充斥着“白日宣淫”一类的词,肖时钦已经隔着一条过道捏住了他的手机,轻轻一抽。
孙翔突然一抬胳膊……于是两个人都没拿稳的手机,从半开的窗户里,biu~的,飞了出去。
What's worse,肖时钦的袖扣刮在了孙翔风衣袖子上的勾环上,扣得严丝合缝,半点不差。
没坐稳的肖先生,被拽到了面红耳赤炸了毛的孙先生身上,头对头,脸对脸。孙先生被压得没忍住,叫了出来。
“啊。”
前排两个保镖虎躯一震菊花一紧不敢回头。他妈的白日宣淫啊……娱乐圈真不是好地方……
再说另一边一瞬间时间静止了。
这衣服质量真好。
肖时钦面无表情地看着车窗外不远处五马分尸的手机,没动。
彼时已是在嘉世公司大楼的地下停车场,车停得满满的,但是连个鬼影都没有,估计这时候人全在楼上开会了。
看着看着车窗就滑了上去。
“你把我压得都叫出来了还有心情看你那破手机!”
肖时钦默默地把在机场的感叹都喂了狗,转过头来,一只胳膊肘撑在孙翔座位的靠背上,另一只手,垂了一会后上来捏住了他的下巴。
脸离得很近。
生气了吧……绝壁是生气了吧……孙翔立刻心虚了,身体僵硬得像条死鱼,暗地里碎碎念,并没有意识到自己面皮红得像煮熟了的大虾。
结果肖时钦笑了。
笑得如同吹面不寒杨柳风。
虽然是苦笑。
“算了,坏了就坏了,知道你不开心,砸了我正好换一个。”
说完起身开门离开了。
孙翔愣了几秒,连滚带爬地追出去:“小事情对对对不起!我错了!我我赔你个新的!!”

肖时钦回到办公室,只拧开了台灯,落地窗外早已是清冷的夜色,走廊里不知道又是谁和谁吵起来了,文件扔了一地,几个人在旁边看似劝架一样地煽风点火,他索性把对着走廊的百叶窗一拉,眼不见心不烦。
孙翔一脸惨兮兮地窝在沙发里,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肖时钦绕到办公桌后面,翻翻找找,孙翔看他不理自己,干脆把长腿往三人沙发上一撂,看着天花板放空。
“上沙发把鞋脱了。”肖时钦头也不抬。
孙翔哦了一声,乖乖起来脱鞋。把小事情得罪惨了没哄好之前,他还是老实点吧……
然后又躺回去,继续看天花板。
肖时钦的办公室不大,布局却很有意思,大概是房间比较窄的原因,四五米宽的样子,但是很长。南面的长墙有一半都是落地窗。家具大部分是柔和的深灰浅灰灰白相间,话说回来他也没那么多家具。办公桌,办公桌后面放唱片CD和DVD的格子柜,三个长短不一的沙发,茶几。
电脑旁边还养了一盆火龙果,活像长了刺儿的绿色海葵。
羊习习屁股底下这个沙发,其实是折叠的沙发床。这行忙起来没个完,有时候肖时钦会直接住在这里,反正家里没人等他,公司里常年后半夜也有人加班反而有些人气儿。

孙翔是肖时钦有且仅有的一个艺人,陶轩当时开的价码很高,工作压力却很小(看起来),比在雷霆拉扯一大家子人轻松得多。不管怎么说,一对一确实让他们的关系比一般的经纪人和艺人亲密很多。
比如孙翔放着艺人宿舍不住大半夜跑来和他抢床。

肖时钦找到他备用的手机,直起身子,开机,幸而还有电,他借着台灯微黄的光线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孙翔。
嗯,好像睡着了。他站了一会儿,转身从格子柜底下拿出毯子来,轻轻走过去给孙翔盖上。
孙翔微睁开眼,看见肖时钦向独立的卫生间去了,又闭上眼沉到睡意里去。

肖时钦打开卫生间里的小窗户,磨砂玻璃一掀开,湿润冷清的夜风就吹了进来,他摘了眼镜,把手机摁亮,打开通讯录,划了几下。
最后一个打来电话的,是一个著名的,有才的,牛X的编剧。
把手机放在耳边,拨号音响起来,很快被接通了。
“喂,您好。”
肖时钦清了清嗓子,说:“您好,是江先生吗。”

TBC
PS:我同桌看见我写这个,问,你写的是鬼故事么?
我⊙▽⊙???

评论
热度(7)

© Sopdet轩辕十四 | Powered by LOFTER